一个叫尧的无耻老贼

coser一枚,业余电子琴手,混刀乱,刺客伍六七,我英,哈利波特,其他也吃,偶尔还会写文,画画,不是触

#恋与制作人##周棋洛##cos##试妆#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也喜欢吃薯片吗?

(Ps.仅试妆,无人设衣服)

我是刺客五六七,刺客排行榜一万七千三百六十九位,最擅长剪空气刘海,一直以优质的服务和亲民的价格深受村民的喜爱,目前的情感状况是单身,不如一起去喝杯东西交流一下~

拉米小天使给了黑久的人设所以试了个黑久的妆面,但是我好丧啊,表情有点奇怪……

「魔道祖师」《江雪忆》 第三章

  让我,一只磷狐,为您讲述夷陵老祖三个月的乱葬岗生活!

Ⅰ 第一人称视角
Ⅱ 可能会有些许与原文不符,请别在意
Ⅲ 祝食用愉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       人心不古,世态炎凉!
       还说什么都是朋友,结果还不就是帮忙打下手,当苦力的!
       整天无所事事,东跑西逛的,说什么必须得遛一遛他的走尸,不然就会长蘑菇什么的,我一听就不信,可这里是他的地盘,他一眨眼又不见了,也不好的去找他理论,只得帮他干活。好歹我还算负责任。
      「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!我居然还忍得了没走,真是这几百年没白苦修啊。」我一边刨土一边碎碎念。
      「谁说你没走?要不是我把你揪回来,你现在早跑了!你说你,这屁大点事,你也忒嫩了点,娇生惯养的臭狐狸连点小事都做不好!」只见他突然从草丛里面钻出来,我对此也见怪不怪了,随口接到。
      「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!多大点事?!那么大个人了,也不见得你来做做!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哪来的大少爷,爹妈护着,兄弟仗着,有权有势,却不知是装模作样!」
     「你!不许再跟我提这个!」
        他心底的那根倒刺像是被我戳中一般,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,就算我把他的晚饭抢了也没有怒喝我,而就为了我这句气话而失态怒吼,他心底肯定也有难以诉说的往事吧……我哑然,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下一秒,迎接我的就是他略带微微颤抖地背影和逐渐远去的脚步声,只留我在原地痴驻。
        当天晚上,我在山洞后面的土丘上找到了发呆的魏无羡,只见他静静地坐着,陈情被放在一边,红色的流苏也黯淡着,他的背对着我,但我也能感受到他心底的悲伤和无措,我不知道他曾经经历了什么,看到了什么,但他的背影已经告诉了我,他必然经历了痛苦,刻骨铭心。
      「喂!那个……刚刚不好意思啊……是我不对,我错了还不行吗。」
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 「你不愿意理我也没关系……我不扰了你的清净便是了……」
       「……」
       「告诉你也没关系,故事有点长,你听我慢慢说。这就要从我小时候说起了……」
         我听了一个时辰,然后捋了捋关系,主要是他真不是什么说故事的料,听的我云里雾里的,还好我的理解能力还算不错。
        大概就是,他自小父母早亡,被父母生前友人,江家家主收留,还与人家家主的儿子做了兄弟,结果日子过得好好的,突然杀出个什么温家,结果各种结梁子,后来差点闹的江家灭门,他那好兄弟的金丹也被弄没了,可谓是祸不单行啊!结果,那温狗还不满意,就把他给扔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。听故事期间我感觉我自己前脚都快被自己拍折了,内心愤愤不平,这也太欺负人了!总的来说,温家就是不要脸!!
      「如果我早点出来,我用磷火教训他们,也好比被他们欺负的要好!」
      「哈哈哈,如果不是我被扔到这里,你一辈子都别想出来!」
      「……好像是的……反正温狗都不是什么好人!」
       「也并不是这样的,温家还是有很温柔的人的……」
       「此话怎讲?」
       「我和他的命是一对温氏姐弟给的。」
       「……你们人类真是无法理解!」 
         听完他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,直直地躺在了地上,天上的月光洒在了他的脸上反倒是增加了很多忧思,体现出了他内心的疲惫。可他却从来没让这些情绪流露出来,憋在心底,其实很难受的吧……最后还是想知道,这一个多月他是怎么过来的……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!不过在这之前,我还有件要紧的事得做。
      「喂!魏无羡!你跟我说,你是修鬼修的我没记错吧。」
       「是又怎样,我可是千古第一人!怎么样,厉害吧!」
        他躺地上眼睛都没睁开就说道,搞得好像有多稀奇似得。

        月光惨白,映得他脖子也是雪白,看起来很脆弱呢……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「你……」
      「怎么?」他转头看向我,问道。
      「能借我点血吗?」
        说完我笑了笑,一口咬在了他的锁骨上方,他吃痛的瞪大眼睛,手上却也有了动作,他一掌向我拍来,我尝到了血便松开了他,轻松跳到一旁,拿爪子擦了擦嘴角剩余的血渍。
      「哎呀呀!你这样也太粗爆了!差点打到我了。」
        他好像才回过神来,脸上的神色一凛,历声质问。

      「你,到底是谁!?」
      「我?我是谁不是你最清楚吗?我是一只磷狐,叫江雪忆,哦对了,我的名字还是你取的呢,是你把我从那墓室里面放出来的呀。」
      「那你为什么这样做!?」
      「呵!为什么?想必你肯定看过一本书,名字叫做《炼鬼》,里面记载了炼鬼百法,我看,与你那炼尸术甚是相像啊。」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有那么一瞬间呆滞了,看来他不知道,为什么眼前的这只狐狸会知道的那么多,他应该能感觉到,我身上散发出一种从没见过的气场,诡异而又尊贵。
       「看来我说对了,那你应该记得,炼鬼之人就称为鬼修!你炼尸的手法与之相同,你也可以归为鬼修一派!而你知道,在鬼修的身上有一种东西可以快速提高另一个鬼修修为的东西,那就是他的血!」
        我说完便舔了舔嘴,仿佛想把任何一丝血的气息舔尽吞噬。他的嘴角抽动了几下,我原本以为他会恍然大悟而吃惊,可没想到,他居然在笑!
      「哈哈哈哈哈哈哈!你是来搞笑的吗?你看来读书比我还不认真!你忘了,那后面还有一句话。就是:得其血者,尊其给者也。三年为期,不可违矣!」
        吃惊的是我,我当真是没有看到这句话,我当然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我因为知道,才更是面如死灰,我浑身的狐狸毛全都因紧张而全都竖立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没想到,我居然被自己坑了……
      「寒江雪,你终究是败在了自己的大意上,不过还是居然没看透你,你竟然能把心思藏得如此之深,也是了不起啊!」
      「三年就三年!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是在你身边受血三年嘛!」
      「这可是你说的!到时候遭反噬就怪你自己!哎呦!你那一口咬的真像狗啊!疼死我了,过来过来,包好上药!」
        自己挖的坑肯定得不留痕迹的填好,只得再装无所谓了,看来这三年,决定决定不好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果然,遇到他了以后,就没啥好事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未完待续】

【江雪忆】#魔道祖师#同人文(二)

注:ooc严重
        第一人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       “我嘛,是一只磷狐,专门生活在坟里,曾经啊倒霉被这墓主人给抓住了,结果呢,那墓主人没啥见识,看我身上有时会着火发蓝光却不伤及自己,觉得甚是奇特还不惜花了大把钱财把我带到了东瀛,我当时还控制不了我自己的磷火,所以也没反抗。我被专门带到那个叫什么神社的地方供奉着……当地僧人还管我叫什么稻荷神,我不太清楚,反正我那小日子过的倒是挺舒坦的,虽然吃 喝 玩 乐不断,但还要隔三差五的被那些人拿东西抬着进神社举行各种繁琐的仪式,麻烦死了……后来啊,那人病重了,便派人把我从东瀛好不容易接了回来,还搞的两地没什么好脸色,我回去没几日,墓主就病逝了……我自然也成为了陪葬品之一,与其他陪葬品不同的特殊待遇就是,我还活着……可后来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对劲,我开始发现我就算长时间不吃东西也不会饿不会痛苦,我学会了人言人文,看完了墓里所有的古籍,更学会了怎么控制自己的磷火,并且加以运用自如,我知道这与那几年受人的供奉有关,书中有称之为有了修行也有称之为妖化……我有时候也会迷茫,我这到底是怎么了?我算不算怪物?我这样是否是有代价的?……可后来呢,时间久了,对什么都看淡了,也就不在意了,还以为会一直在里面待一辈子呢。直到少侠你这么粗鲁的把我揪出来!我离不开我那些刀啊!”
       “这故事还真是跟蓝氏的三千多条家规一样枯燥无味啊!”
       “喂!是你让我说的啊!!还有什么是蓝氏的三千多条家规?!”
       他一听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太愉快的回忆,眉头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会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我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       就这样,我们沉默了半响,一个在消化眼前这只狐狸的来往,一个呢又在想着好不容易出来了,该怎么潇洒。
       “呀!天亮了!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这位少侠,咱们就当刚刚什么都没发生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谁也不耽搁谁,好了,就这样了,后会无期!”
       我说完,甩着尾巴转身就走,却不料那人手黑得真不一般,一把又把我给拉回来了,疼得我呲牙咧嘴的。
       我一看这人还真不打算让我走了,便索性趴地上撒泼打滚起来,想着能不能烦的他把我从这赶走,可我还是低估了这个人的脸皮……
       我趴下来嚎了几句,只见他也趴下来跟着我嚎,嚎得那叫一个鬼哭狼嚎,撕心裂肺,难以入耳……我又屈服了……我真特么倒了八辈子的霉了……
       我坐起来哭丧着脸求饶到:
       “少侠!!大佬!!你到底要想怎么样啊!?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,我改还不行么!?”
       他竟摆出一副委屈模样,仿佛这一切跟他都没半丁点关系,他还是受害者!脸上还总是带着那笑意,有点欠揍……
       “别一副被我奸了的样子嘛~这不,好久没人陪我聊天了,难免有点控制不住,你试试一个多月在这种破地没个活人,眼前只有一大群死尸,凶尸跑来跑去的,换个人早崩溃了!诶哟喂!我可能把自己给牛逼坏了,叉会儿腰,哈哈哈!”
     「你八成也快了……」
       我心里默默吐槽……
       等他笑完,擦了眼泪,又是人模狗样。
       “交个朋友吧!我一个人在这儿也挺寂寞的,你不如留这陪我得了,反正你怎么走都逃不出去的~”
       我听着后背一凉,这,这这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!!亏这人长得还算标致,可心却如此黑啊!人类心思深似海啊……
       “你不回答就当你默认了。话说还不知道你名字。”
        要不是有狐狸毛挡着,肯定能看见我的头上青筋暴起。
     「好个不要脸的人!!!连名字都不知道就把我弄得如此憋屈!!」
       “不记得……”
       这三个字是我咬着牙憋出来的,谁都听的出来其中的怨恨,可他脸皮的厚度可是能和城墙相媲美的。
       “布吉岛?嗯,还真是个挺奇特的名字,还真有品味!这就是传说中的癞名好养活吗?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诶?怎么了,不舒服?啧,开个玩笑,开个玩笑,不记得了,要不,让文采四溢的我给你取一个?”
       看着他想一脸严肃却又严肃不起来的样子,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绝对,绝对,没好事……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“嗯,看你四肢爪部和尾巴末端都为雪白,身体又是漆黑,要不,就叫:寒江雪 怎么样啊。”
       已经做好各种心里冲击的我反倒是一愣。太正常了……反而很诡异……不过有个好名字也不错。
       “那你呢?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  “我?我叫魏无羡!”

【未完待续】
       

【脑洞而已】#江雪忆#以第一人称带您走入魔道祖师来到乱葬岗的生活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雪忆
文案:
        嗯……ooc严重什么的不喜轻喷( ˙-˙ )
这里开头废,开头什么的超难想诶!写文喜欢第一人称_(:з」∠)_自认为能更好的表达情节【?】……就可能有人觉得这文写的云里雾里,我…………控记不住我记几啊!!!【←里要控记里记几啊!】
         好了,总之这里会以第一人称为本文的表达方式……如果反对的人太多,我会将其改为第三人称的_(:з」∠)_(最好不要……人懒)( ˙-˙ )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嗯……一不小心说了好多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一一一   分割线—一一一一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雪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       今儿是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的好日子!小草嫩绿,花朵盛开,鸟儿欢唱!
      「切 !说得好像我都知道似的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终日生活在古墓里的我怎么可能看得到呢?我只能根据曾经的回忆来想象外面的世界……而曾经是多久以前呢?我也记不太清了……
       原本啊,我以为这样的生活会一直持续下去,可没想到的是……那天,他的到来……让我想起了被支配的恐惧……

        那天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轰!”的一声巨响把趴在棺材板上睡觉的我给震到了地上,最可恨的是:我还是脸朝下的平沙落雁式……我心中火气立马上头!
        “卧槽!给我轻点儿,没看见还在睡觉吗?!还有,白光晃我眼睛了!”但我刚骂完我睡意立马散了,等等,这声音……是咋回事儿啊……还有这白光……墓室里虽然有夜明珠,但那是绿光啊,而且也不甚明亮……这这这这哪都不对啊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还在惊愕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背着手,悠哉悠哉地在我家绕了一圈了,等走到了棺材边,这时候他才看见灰头土脸的我……
       可能是墓室昏暗……只见他眼睛眯了眯但好像还没看清于是又走近了点。一点一点的靠近……最后……拿脚踢了我一下!
       我心中各种憋屈!但没力气跟他计较,索性继续趴着地上装死。谁知他还想继续纠缠。

       “死了?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真死了?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啊!!!!!!!少侠!饶命啊!我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我本着自己的人品发誓!!什么仇什么怨啊!!诶哟,轻点啊!!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噗,你不是人,哪来的人品啊?”
       “得得得!我不是人,我是禽兽!得了吧!?诶哟!少侠您轻点啊!疼疼疼疼!咱们能文雅一点儿不?少侠,有话好好说,你能先把我的尾巴放开呗?”
       “不行!万一我一松开手你马上跑的没影,那怎么办?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…你开心就好……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自认为坚韧不屈的我就这样在尾巴的逼迫下……屈服了……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进到这墓室来第一次出来面对外面的世界,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,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……我原本以为我将再不会进入那里面,可后来才知道逃得过一切却逃不过天意……

        但也是造化弄人(虽然我不是人),竟让我遇到个走上鬼教邪道的少侠……

        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沉默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少侠,都说了,咱们都文雅一点,不要啥事都动手,这样对谁都好,万事和为贵啊!”
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咱们动口不动手,我问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就行了,到时候自然放开你。”
       “说话算数啊!诶诶!轻点啊!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谁?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曾记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不曾记得还是不说?”
         他嘴角微有幅度,眼角笑意浅浅,却有一股逼迫之意,但加上他面容生的颇为俊俏,甚是标致,竟让我也不禁凝视,略微心动,但我转念又想,老子又不是断袖,更不是人,何来心动之情?还是先保住自己的尾巴为妙……
       “不记得就是不记得了,你能耐我何?再不服来咬我啊?”
       说完我那嘴角不自主上扬,心里料想那人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心中很是出气,这样还能激怒那人好让我乘机逃脱!但却忘了,自己的尾巴还在那人的魔爪里。
       “哦?你才多大啊?以为我会信你那鬼话,是不是不要自己的尾巴了?”
     「你绝对没我大!」我心中无限吐槽……但是尾巴一疼马上又虚了。
       “诶诶诶额!!!少侠淡定啊淡定,冲动是魔鬼啊!淡定人生喝点水啊!!!!手下留情,我说我说!!!行了吧!?”
       “这样多好,朋友嘛。”
       我心中无比憋屈:「谁跟你是朋友!?什么仇什么怨啊?我几百年来也没这么憋屈啊……老天赐我一道闪电劈死我面前这个无耻之徒吧!!」
       刚想完天空边际闪过一道闪电,接着便传来了阵阵雷鸣,映的天地忽白忽黑的略显得有些阴森,可惜还是看不清周围的环境。
       我心中吐槽到「老天啊,刚才不得劲啊没劈着,再给力一点啊」可天不尽人意,这此便没了动静。心中凉了半截,见他眉间上挑,尽是不耐烦,只得清清嗓从实招来……
       “咳咳!这个故事就很长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未完待续】

新年快乐啊!
鸡年大吉吧!
到处找了素材来做了这四张图……
希望大家能喜欢_(:з」∠)_

嗯……说好的万圣节贺图_(:з」∠)_别问我为什么春节都过了才发……拖延症犯了……【←有病得治!】
由一个叫尧的无耻老贼和一个叫木玡的上天老污婆倾情奉献(ಡωಡ)
求轻喷……【毕竟是半个小时赶出来的】

你们有没有数一下最下面乐乐的手指头……有几根呢?

拖了很久的万圣节贺图_(:з」∠)_等想起来了才发现年都过了_(:з」∠)_
由一个叫尧的无耻老贼和一个叫木玡的上天老污婆倾情奉献(ಡωಡ)

你们有没有数一下最下面乐乐的指头有几个啊(´-ι_-`)

嗯……好久没上乐乎了……掉粉掉的有点严重_(:з」∠)_赶紧画几张画补补_(:з」∠)_